短文

<<返回上一页

委屈的人生

发布时间:2021-04-28 05:24来源:www.tj-ouwei.com点击:

那天陪爱儿躺在床上入睡时,不记得为了什么,我说了一句稍微重一点的话。所谓稍微重一点,无非是声音里没有了惯常的笑意,听起来就像责备了。不过随着爱儿的解释,我知道我有点冤枉了爱儿,便赶紧道歉。爱儿却抽抽搭搭起来。她像我小时候,最受不得冤枉。

我再三道歉之后爱儿还是有点不依不饶。“晚了妈妈,我的心已经碎了!碎成很多很多片了!”爱儿倔着小脾气说。

这颗小玻璃心啊!我差点笑出声,幸好黑暗可以掩住我嘴角忍不住的微笑。

妈妈帮你把心粘好好不好?这样说着,雨点般的吻落在爱儿的小脸蛋上。

 

粘好了吗?片刻之后我问。

“还没有。粘不好了。心碎了就是碎了!”爱儿依然嘴巴硬硬地说。

我笑。这些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?真是嘴不饶人。难道小女孩折磨起人来也是一样的逻辑?

我当然知道爱儿是在撒娇,我已经听出她声音软下来了。我明白爱儿的小情绪,本来还想继续怀柔哄哄她,又转念一想,人生在世早早晚晚总要承受各种各样的委屈,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她个教训:要学会自我化解。

 

妈妈刚才冤枉你了,宝贝儿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?我问。

黑暗中爱儿的小脑袋点头如啄米。

我给你讲个真实发生的故事吧。一个不到20岁的大哥哥,他被人诬赖他杀人,而实际他并没有杀人,但是他怎么说都没有人相信,那些人还打他让他说就是他杀了人。你说他委屈不委屈?

爱儿在黑暗中点头。“那最后怎么办?”爱儿好奇地追问。

他被杀死了。因为他杀了人。我说。我忽然感觉这个例子太冷血也太极端了,不适宜说给八岁多的爱儿听。

那他到底杀人了没有?爱儿轻轻地问。

当然没有。他没有杀人。我说。

那怎么知道他没有杀人?爱儿不确定地问。她显然投入了思索。

因为后来真正杀人的那个人说出了事实,说人是他杀的,不是大哥哥杀的。我已经不想说下去了。

 

幸好爱儿沉默在黑暗里,不再追问什么。

尘儿和凡儿却从隔壁房间冲过来,惊恐着难以置信的声音问:“妈妈,你说的这个故事是真的吗?” 原来这些爱听故事的小孩儿都竖起耳朵一一听了去。

真的。我说。

从没有觉得“真的”这两字这么沉重。我多么希望我可以嬉笑着说是我编造的故事,我写的小说。可是那样会让我感觉自己亵渎了那颗冤死的灵魂。

睡吧。妈妈讲这个故事只是要你们明白,我们平日里受的一些小小委屈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

我打发了两个男孩,转头问一直沉默的爱儿:宝贝儿,你的心还碎着吗?

“已经好了妈妈。已经恢复完整了。”爱儿翻了个身,用小嘴唇搜索到我的,嫩嫩地亲了一下,“但是还是少了一小片。”

还少一小片吗?怎么可能?是不是你忘记把那一小片放回去了?我轻轻笑,不会这么难哄吧?

“不是。那一片是始终少了的。一颗心就像一张拼图,它生下来就不是完整的,那一小片是一生下来就少了的。”爱儿忧伤着声音解释给我听。

 

一颗心就像一张拼图。多诗意的比喻。

你可以写诗了宝贝儿。我笑着问,为什么一生下来就会少一片呢?我猜不出爱儿会给我什么谜底。

“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战争,还有很多穷人……”

即使爱儿的年纪和智慧不足以精确完整地表达出她想说的话——因为这并不是一个那么完美的世界——我还是被这个童稚的声音里震耳欲聋的答案镇住了。

这个小小的孩子这么有悟性。大概只是因为她心里有对着这个世界纯粹而纤尘不染的爱吧。

 

我感叹着的时候,爱儿翻过身去,渐渐起了睡意。

其实我并不确定自己对着幼小的孩子讲述那个故事是否得当,但是我想,关于世界,即使是一个孩子心里,也该有这样明晰的答案: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,而有人正在某处承受不幸。

这是一个完整的答案,而不只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前一半。作为凡人,越早懂得这一点,就越早地得到人生里那些幸运的馈赠。

这样一想,我就心安了。




文章发布日期(2021-03-04 21:08:25)